2020年9月16日

下载黄色超闲的

云凤再笑起来,眼波流转,真是妩媚异常:“我们一飞升,就听说到姐姐的大名了,张老板三个字,如雷贯耳,姐姐啊,小妹我真的好想您呢?想知道您看到我这个在您眼里,只配为侍妾的人,如今在九域,也不用做仙奴,还有自己的店铺,每日里接待的都是九域仙士,被他们尊敬,姐姐啊,您会怎么想呢?”

张潇晗凝视着云凤,看着她美艳的面庞得意而妩媚的微笑,她已经修神初期了,修炼到这个程度,天生的媚骨几乎全被修为掩饰了,而作为女修,云凤也很擅长利用她的优势,尤其是成熟女人的优势。

只是这样的优势在张潇晗面前几乎是没有用处的,阅历到张潇晗这个程度,她已经能够很淡然地看待云凤的挑衅。

在她眼里,云凤依靠巫行云得来的地位,实在不值得一提啊。

张潇晗几乎没有笑,只慢慢地摇摇头:“云凤,很多事情,只要自己想不明白,别人怎么说,也不会明白的。”

云凤显然误解了张潇晗的意思,笑着点头道:“是啊,姐姐如此地位,怎么会理解我呢?只是姐姐终于来这里了,看到这些了,我就稍稍满足了。”

顿了一下,云凤忽然娇笑起来:“啊呀,您看看我,都糊涂了,姐姐来了这些时候了,我只顾着和姐姐叙旧,却忘记了与姐姐介绍这里的生意,我看姐姐还是处子之身,元阴未失,不知道姐姐那元红是要给哪一位配得上姐姐的姐夫留着啊,姐姐,我这里不但有双修之术,还有各种采补术,还有女修采补男修的,姐姐,您需要那种,我给您取来。”

说着,云凤右手手指在红唇上捂了一下,娇笑一声,眼波再一转,千娇百媚般:“姐姐比我早飞升了百年,见识一定比我要多出多少倍,姐姐元阴至今未失,多么难得啊,可姐姐,这双修之事真是妙不可言呢,姐姐如此貌美,身边有不乏男修,姐姐,我给您推荐些适合您的双修功法如何?”

说着云凤手一翻,手里就多出一枚玉简出来:“姐姐……”

张潇晗一抬手,拦住云凤:“云凤,我很好奇,你怎么想到要开这么一个店铺的。”

云凤的嘴角微微露出嘲讽来:“姐姐,我以为您要问,我们怎么来的本钱的呢。”

张潇晗不怒也不气,好像没有听出云凤的挑衅:“这么说也不错,但我关心的还是点子。”

夏日的味道海边的一抹阳光

“是啊,张老板怎么会缺少仙石呢?我差一点忘记了,不论在下界还是在九域,张老板是从来不缺少灵石仙石的。”云凤语气里嘲讽的意思越来越重了。

张潇晗只是不语,凝视着云凤的眼睛,在这样的视线压迫下,云凤的心底也仿佛不那么自信了。

她以为她再见到张潇晗的时候,她会有足够的底气的,张潇晗的修为再高,她也不会惧怕的,这里是九域,是她云凤的情*趣阁,连九域仙士见到她都会恭敬几分的,她怎么会惧怕张潇晗呢。

可张潇晗只这么温和地说了几句话,她的心底就忽然有些心虚起来,仿佛又回到了从前,张潇晗高高在上。

明明没有释放大修士的威压,可在张潇晗面前,她怎么会不自主的就心虚起来呢。

不,不,这不是过去了,她虽然修为现在不如张潇晗,但只是因为在下界她耽误了太多,困在无极宗内没有得到机缘而已,她才飞升九域区区数年,就进阶到修神期了,她会超过张潇晗,很快就会的。

云凤微微昂起头,露出雪白的脖颈,好像一只骄傲的天鹅:“姐姐原来关心的是点子啊,只是姐姐难道也缺少仙石了吗?是啊,从飞升到现在,一直没有听到姐姐的消息,姐姐若是愿意,我愿意把这个铺子的一半放到姐姐的名下,毕竟,如果没有姐姐当初搭救,下载黄色超闲的小妹我也没有今日的。”

张潇晗终于笑了,她的身体微微前倾了一点,云凤忽然有些慌乱,不由向后躲闪了一下。

“云凤啊,你真的要把情*趣阁送给我一半?”

云凤眼神里的慌乱很快被娇笑掩饰住了:“瞧姐姐说的,我的,不就是姐姐的?别说一半,姐姐要是真喜欢,情*趣阁全送给姐姐又如何?只是以姐姐的冰清玉洁,怕是会被到这里的客人们吓着了。”

说着将手里的玉简往前送送,送到张潇晗面前。

张潇晗漫不经心地拿起玉简,在手指上转了一圈:“你这么说我还是真好奇了,在九域这些年,还真就没有见识到情*趣阁这样的店铺,你的这枚玉简我就收下了,回头告诉巫行云,我就住在贵宾楼。”

说着站起来,意味深长地看了云凤一眼。

云凤略微有些慌乱,站起来的姿态却仍然娇柔中带着些优雅:“姐姐不要着急离开啊,我还没有给姐姐介绍这里。”

张潇晗已经抬步向前,没有看到云凤脸上得意的笑容。

一出房门,张潇晗不由一愣,接着笑起来,大厅内不见小宝和火狐,只有木槿歪斜在一个躺椅上,捧着一本仿佛画册一样的东西,一个女修正在给他按摩腿脚。

见到张潇晗出来,腿一抬,就从躺椅上站起来,那女修立刻乖巧地退到旁边。

“这里的东西不错,”木槿瞧一眼张潇晗,跟着视线落在后边的云凤身上:“女修训练得也好,云道友很是下了一番功夫啊。”

“木前辈客气了,木前辈若是喜欢这个女修,就让她服侍木前辈去。”说着对那女修道:“还不过去拜见你的新主人。”

那女修果然就急着上前来,脸上全是恭谨,就要下拜,木槿伸手一托,就封住了那女修的经脉,她既拜不下去也说不了话。

木槿乜斜着云凤,眼神里闪过一丝嘲弄:“云道友,我就夸了你这里的女修一句,你就要把她送给我,那我要是夸夸你,你是不是也会跟我走啊。”

云凤的脸白了一下,很快就恢复如常了:“木前辈说笑了,云凤是巫道友的侍妾,哪里如这位女修冰清玉洁,木前辈夸赞了她,那是她上辈子修来的福气。”

——感谢uligt亲打赏的和氏璧,谢谢亲~

You may also like...